TOP

          健身路上如何維權,法官來教你

          2019年03月04日 10:12    信息來源:http://www.cqn.com.cn/ms/content/2019-03/02/content_6835368.htm

          隨著生活水平不斷提高,全民健身、“燃燒我的卡路里”成為時尚潮流,健身服務行業蓬勃發展。行業的發展帶來行業糾紛激增,健身房一度成為消費者的“頭痛房”。健身房卷錢跑路,如何維權?不滿意頻繁更換私教,能否解除合同?健身房里摔傷了,怎么賠償?下面北京市海淀區人民法院法官通過三個案例,向大家介紹一下近年來常見的健身服務合同糾紛及處理情況。

          健身房推銷長期會員卡,應該購買嗎?

          2016年11月,小王與某健身中心簽訂《健身服務入會協議》,服務有效期限5年,小王支付會籍費8888元。2017年8月,該健身中心在沒有事先通知小王的情況下終止提供健身服務,且將健身中心的大門上鎖。小王將健身中心起訴至法院請求退還會員費7554元。由于健身中心經傳票傳喚無正當理由拒不到庭參加訴訟,視為其放棄了答辯和質證的權利。

          法院經審理后認為,小王向健身中心支付了5年會籍費8888元,雙方構成服務合同關系。健身中心應按照約定向小王提供健身服務。現健身中心已經關閉,健身中心無法繼續向小王提供服務,其行為已構成違約,故小王要求賠償扣除了已經提供服務天數的入會費的訴訟請求,于法有據,法院予以支持。

          【法官提示】:

          依法成立的合同,對當事人具有法律約束力,當事人應當按照約定履行自己的義務,不得擅自變更或者解除合同。因此,法院支持了小王退還尚未消費的會員費的訴訟請求。消費者辦理長期健身會員卡,必定要支付更高額的會員費。根據相關健身服務市場調研顯示,兩年是健身公司存續的一個拐點,健身公司預收費模式產生資金池,但運營成本較低,造成盲目擴張,如果經營不善會產生資金鏈斷裂中止營業等問題。近年來健身服務行業糾紛特點為逐年增長、集中爆發,案件多為健身中心經營不善、突然關門。因此法官提示消費者:1.謹慎辦理兩年以上的會員卡;2.辦理會員卡一定要簽署正規的《健身服務合同》;3.增加違約條款;4.辦理會員卡前,登陸中國裁判文書網查詢該健身公司糾紛狀況,在網上進行健身公司的背景調查。

          健身房更換場地了,能否要求退費?

          小周在某健身公司辦理健身卡,雙方簽訂的《健身服務合同》約定,健身公司有權根據實際情況調整健身場地和健身項目。一段時間后,小周發現該健身公司貼出通知,內容為:現兩家健身公司合并經營。A健身場地原址重新裝修,裝修之日起安排所有會員在B健身場地鍛煉,原服務項目及有效期保持不變。小周認為新健身場所距離其家路途遠,場地面積大幅度縮小,而且是沒有采光的地下室,沒有通風條件不利于從事健身活動。小周將健身公司起訴至法院請求解除合同,退還尚未消費的服務費。健身公司經法院合法傳喚無正當理由未到庭應訴,本案依法缺席審判。

          法院經審理后認為,小周辦理的是該健身公司A經營場所的健身卡,這意味著雙方約定合同的履行地為且僅為A場所。但在合同履行過程中,健身公司單方閉店停止營業的行為,構成了對合同約定的違反,應屬違約行為,應承擔違約責任。在健身公司單方違約后,且單方將經營場所變更為B健身場所,并未征求小周同意,對此健身公司應承擔相應的違約賠償責任。小周要求退還健身費的訴訟請求合理合法,法院予以支持。

          【法官提示】:

          遭遇健身公司對于合同內容進行單方調整,包含健身教練、健身項目、健身地點等合同內容的調整,消費者權益遭受損害的,應當主動維權。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第八條之規定,依法成立的合同,對當事人具有法律約束力。當事人應當按照約定履行自己的義務,不得擅自變更或者解除合同。本案中,《健身服務合同》約定健身公司有權根據實際情況調整健身場地和健身項目。這一條款是健身公司為了重復使用而預先擬定,并在訂立合同時未與對方協商的格式條款。而根據我國合同法第四十條之規定,提供格式條款一方免除其責任、加重對方責任、排除對方主要權利的,該條款無效。本案中,該條款顯然排除了小周作為消費者應當享有的退換的權利,應屬無效。

          健身房里受傷了,能否得到賠償?

          某健身中心舉辦游泳健身體驗活動,由于泳池沒有采取安全的防滑的措施,小趙滑倒摔傷,造成右臂肱骨粉碎性骨折。小趙將健身中心起訴至法院,請求對造成的人身及財產損害進行賠償。健身中心辯稱,游泳館的設計完全符合相關安全規定標準,小趙受傷是由于其自身過錯導致。小趙在沒有確保自身安全的情況下進入教練區域致使摔傷,故不同意原告的訴訟請求。

          法院經審理后認為,該健身中心作為游泳館的經營者,應當盡到合理范圍內的安全保障義務、保障顧客的人身安全,但其并未妥善處理防滑墊與教練島之間的地磚的防滑問題,且未事先告知并阻止小趙前往教練島,故健身中心未能盡到合理范圍內的安全保障義務,存在過錯;小趙作為一名成年人,其自身亦在濕滑的游泳館場地行走應盡到合理范圍內的審慎注意義務。其到游泳池旁邊的教練島取物,應能注意到該段距離上未鋪設防滑墊,無論教練島上的物品是否可由顧客自取,在此情況下,其自身亦存在一定注意不當的過錯,綜合兩者情況,法院判定健身中心承擔60%的責任,小趙承擔40%的責任。

          【法官提示】:

          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侵權責任法》第三十七條之規定,賓館、商場、銀行、車站、娛樂場所等公共場所的管理人或者群眾性活動的組織者,未盡到安全保障義務,造成他人損害的,應當承擔侵權責任。被侵權人對損害的發生也有過錯的,可以減輕侵權人的責任。上述案件是健身中心附隨義務履行不當引發的法律糾紛,所謂附隨義務履行不當,即是健身中心在為消費者提供健身服務的同時,未盡合理范圍內的告知義務、安全保障等義務,導致消費者在健身時造成人身、財產損害,如地面濕滑造成消費者摔傷、衣物柜被損毀導致財物丟失等。如若因健身中心附隨義務履行不當,導致消費者人身、財產受損,消費者應當:1.保存好醫療費票據、購物憑證;2.及時報警獲取周邊監控錄像。但是正如上述案例所顯示的,安全保障義務并非無限責任,在義務人盡到合理限度范圍內的安全保障義務之外,被保障人亦應對自己的安全盡到合理的注意義務。

          返回
          福建22选5网址